數字報

西祠衚衕的“響馬” 在“玩”區塊鏈

2021-04-08 07:56:14|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網名“響馬”的他,在我國互聯網發展早期,在南京創辦“西祠衚衕”,一戰成名。從傳統互聯網轉戰移動互聯網,如今又瞄準了新興產業區塊鏈,劉琥再次創業,選擇在南京創辦第三極區塊鏈科技有限公司。 

第一次不算創業的創業

“西祠衚衕”創始人劉琥,來自河南,1992年從原南京動力專科學校計算機系畢業後,留校當了7年老師,也因此與南京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是傳統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代,快訊、郵箱、聊天室是網站‘標配’,相似度極高,讓人覺得沒那麼好玩。”劉琥説,1995年開始他就在醖釀做一個與眾不同卻很好玩的網站,從那時起他便以“響馬”之名闖蕩網絡世界。 

1998年4月,“西祠衚衕”正式上線,名字的由來也與南京有關。“那時經常聽廣播,主持人常唸叨着到‘西祠堂巷8號來領獎’。”“響馬”告訴記者,於是“西祠”一詞在腦海裏迸出,而“衚衕”更顯包容、接地氣。 

“西祠衚衕”的火爆,讓“響馬”驚喜又意外。不過,他將早幾年積攢的錢投了進去,卻沒濺起一絲“水花”。“這算是我在南京的第一次不算創業的創業。”“響馬”説,有公司、有網站,卻沒有做利潤的概念,一腔熱血卻在虧錢。 

2000年將“西祠衚衕”賣給“藝龍”後,“響馬”轉戰移動互聯網開始二次創業,於2012年創辦“孢子社區”。“‘孢子社區’實際是依託智能手機的移動化‘西祠衚衕’。”“響馬”説,而此時隨着微博、微信的崛起,社交網絡的格局已經穩定,他不得不在4年後將“孢子社區”關停,在網絡世界裏尋找新的創業機會。

城市氣質“留”他再度創業

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劉琥像一個門外漢一樣,站在人工智能、大數據、VR等新興領域的門前,很難找到像互聯網出世時那樣讓人激動的感覺。 

“這些更多是提高生產力的新技術、新手段,而我對互聯網新的連接方式、如何協作更感興趣。”劉琥告訴記者,2016年他創立了“第三極”,實質上還是一家軟件公司,希望能成為南北極之外最突出的地方。 

直到2017年,劉琥開始探索以密碼學為核心的區塊鏈。他找到了前進的方向,並於次年將“第三極”改名為區塊鏈科技有限公司。 

從軟件轉向區塊鏈,“第三極”內部出現過分歧,有人離開有人留下,而留下來的都是願意跟劉琥一起往前走的人,也有在“響馬”名聲號召下投奔而來的新人。

記者採訪劉琥時,“第三極”剛搬家1個多星期,辦公室裏坐着10多名“碼農”,在電腦前不斷和屏幕上的編碼“較勁”。

“南京是個人才窪地,經濟發達、高校林立,軟件產業蓬勃發展,但同時又顯得安逸,讓我能不急不慢地認真做好一件事。”劉琥坦言,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在南京創業,不僅有在寧上學的情懷作祟,更有這座城市的氣質吸引着他。

區塊鏈是未來,創業公司爭投資

為什麼會選擇區塊鏈?劉琥認為,我們需要一個“數字身份”參與到數字世界,但基於互聯網往往是被代理的,各自成為信息孤島而無法打通,如同支付寶的身份認證無法在微信上登錄一樣。區塊鏈就是要將數字身份拿在自己的手裏,不需要依賴任何機構認證即可遨遊數字世界。 

“我一直在思考,什麼樣的區塊鏈才是未來?”劉琥説,過去互聯網處於野蠻生長期,伴隨着巨大經濟效益出現的還有個人信息販賣、侵犯隱私權等問題,區塊鏈就是要將這各種問題予以糾正,讓數據合規使用,走可持續發展道路。

去年9月,劉琥明確了“第三極”在區塊鏈領域的發展方向,自此他才自命為“創業公司”,並積極爭取投資人認可。

“區塊鏈是未來。”劉琥説,近年來國家、政府機關對個人信息、隱私權保護越來越重視,讓區塊鏈擁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目前,“第三極”致力於打造全球領先的區塊鏈解決方案供應商,為政府各部門及各企事業單位提供各種區塊鏈技術研發和範式研究服務。 

作者:南報融媒體記者 徐寧 責任編輯: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