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一字一句,他寫下十多萬字“傳家寶”

2021-03-18 08:36:20|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走近全國“五好文明家庭”葛道榮家庭

一字一句,他寫下十多萬字“傳家寶”

2017年,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邀請新華社攝影記者和南京城市攝影隊,為部分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家庭拍攝家族照。葛道榮全家15口人聚齊,拍下這張全家福。 受訪者供圖 2017年,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邀請新華社攝影記者和南京城市攝影隊,為部分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家庭拍攝家族照。葛道榮全家15口人聚齊,拍下這張全家福。 受訪者供圖

很多家庭都有傳家寶,有的價值不菲、有的稀世罕見。在南京,有一個普通的家庭,他們家也有一件非常珍貴的傳家寶。這是94歲的葛道榮親手寫給子孫們的一本10多萬字的小冊子,名為《銘記歷史》。日前,葛道榮的家庭當選全國“五好文明家庭”。

叔叔和兩個舅舅被侵華日軍士兵殺害

葛道榮家客廳的桌上,放着一本厚厚的材料,裏面工工整整地擺放着他早年的工作證、照片,以及近年來參加各種活動的資料和報道。每當有人來訪,他都會翻開這份材料,講述着自己的故事。

1927年,葛道榮出生於南京。1937年,葛道榮10歲。每每回想起那一年發生的事,葛道榮心如刀絞:“那時江邊到處都能看到被殺同胞的屍體,長江水都被染紅了,我的叔叔和兩個舅舅也被日本兵殺害……”

為了躲避日本兵,葛道榮跟着家人躲到了金陵女子大學難民區。“但是難民區也不代表絕對安全,日本兵幾乎每天都會來抓人。”葛道榮記得,一天早晨,他和弟弟妹妹所居住的教室被3名日本兵破門而入。葛道榮正靠牆坐着,左腿上坐着2歲的弟弟,右手摟着5歲的妹妹,3個人都不敢出聲。日本兵嘰裏呱啦地叫,突然,一個兵拿着刀朝葛道榮的右腿猛刺過去,接着拎住他的棉襖領子把他整個人拎了起來,對着臉打了兩巴掌。瘦弱的葛道榮被打得頭昏眼花,腿上,鮮血浸透了棉衣。隨後,日本兵揚長而去。

8年後,已經成人的葛道榮聽到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喜極而泣。然而,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駭人的場景仍時時在他腦海中閃現,就像他腿上的傷疤,成了永遠的記憶。

親手寫下《銘記歷史》,子孫人手一份 

這份慘痛的記憶,刻在了葛道榮的腦海。上世紀80年代,葛道榮在報紙上看到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籌建的消息,他第一時間把自己及全家的悲慘經歷以文字記錄的方式整理成稿,向建館籌備組投送資料,並呼籲全社會為“銘記歷史,珍愛和平”多做貢獻。

後來,葛道榮又把自己親身經歷一字一句寫下來,製成一本10多萬字的小冊子,取名《銘記歷史》。一大家十五口人,每人印製一份。他説:“雖然回憶是痛苦的,但只有記住這段歷史,記住發生在我們親人身上慘痛的遭遇,才能讓孩子們知道和平多麼可貴。希望他們將這份記憶代代保存、傳承下去。”

這些年,葛道榮還走進社區、學校,並且參加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組織的各種活動,他一次次揭開傷疤,訴説那段血淚記憶,警醒世人不忘歷史、珍愛和平。

葛道榮還教導子孫們,與人相處要以德服人、心存善念,不斤斤計較;在家要尊老愛幼,弟兄團結互助,互敬互愛。在葛道榮的影響下,整個大家庭裏兄弟姐妹團結友愛、家庭和睦,形成了老人關心孩子、孩子孝順老人的良好家庭氛圍。

子孫接力,傳承記憶、播撒和平種子 

讓葛道榮欣慰的是,他的子孫們也參與到這段歷史記憶的傳承中。

葛鳳瑾是葛道榮的二兒子,他告訴記者:“這段可怕的回憶對父親來説如影隨形,他經常説,這個記憶是我們家庭的記憶、南京的記憶,也是中國的記憶、世界的記憶,要把記憶傳下去。”

上世紀80年代開始,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就踏上了赴日作證之路。葛道榮年事漸高,行走艱難,葛鳳瑾就做他的枴杖。這幾年,葛道榮遠途出行困難,葛鳳瑾就和弟弟葛鳳亮、沈曉華一起,代父親四處奔走。其他子孫們平時也經常向身邊的人講述這段歷史。

葛鳳瑾曾幾次代父親遠赴日本,向當地民眾講述父親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的真實經歷。他記得,在一次論壇上,他講了父親的經歷之後,一名侵華日軍的後人找到他,反覆道歉説:“聽您講了父親的經歷,我覺得我必須要表達我的歉意。作為侵華日軍的後代,我一直懷着懺悔的心情為世界和平在努力。”

葛鳳瑾表示:“作為倖存者的後代,我有責任延續父親走過的路,做一名和平使者,儘自己的綿薄之力傳播南京大屠殺歷史真相,讓更多的人銘記歷史,珍惜當下,面向未來。”

作者:許琴 責任編輯:劉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