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00後大學生“丈量”南京文脈開良方

2021-03-12 08:23:27|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歷時兩年,走訪200多處歷史遺蹟

00後大學生“丈量”南京文脈開良方

“逛南京像逛古董鋪子,到處都有些時代侵蝕的遺痕。你可以摩挲,可以憑弔,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興廢,王謝的風流,秦淮的豔跡……”朱自清散文《南京》中的描述,隔着80多年的時光,被一羣00後讀懂了。由近十位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組成的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受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委託,歷時2年,用腳步丈量城市,實地調研了石頭城、大報恩寺遺址景區、烏衣巷、明孝陵、魏源故居、南京明城牆等200多處南京文脈,完全感受到了“古董鋪子”的魅力,深深愛上了這座城市。

紙上得來終覺淺

腳步丈量感受深

作為此次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的指導老師,南信大文學院老師張守濤一直對南京的歷史文化很感興趣,出版過《先生歸來——南京民國老大學的那些人和事》《書香流韻——南京閲讀文化遺存名錄》等一系列相關圖書。“大家都知道南京是歷史文化名城,是六朝古都,千年文脈綿延,我也讀過很多這方面的書籍或者文章,但更多的我可能還是‘紙上談兵’,是在通過歷史資料來了解南京歷史文化、瞭解南京文脈。那我就想,還是得通過實地考察,才能深入瞭解,才能真正讀懂一座城市。”於是,他就想帶學生花個兩三年的時間,把南京的重要文脈基本上都實地考察、調查一遍。“正好學校有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項目,然後我就帶着學生,花了兩年的時間,一處一處去走走看看,去了解一下到底如今南京文脈是什麼現狀。”

在南京知名文旅專家袁幼平帶隊下,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走進了老城南。看似不起眼的普普通通一條街巷,也凝結着歷史的迴響。在參觀集慶門大街時,袁幼平問大學生:“你們知道集慶門是怎麼來的嗎?”大學生們學到了生動的一課——原來南京不僅僅叫金陵、建康、江寧、應天府、天京,還叫過集慶,關於南京的名號有幾十個!

在調研龍蟠裏時,南京知名文史學者王振羽告訴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南京這座城市是多元文化碰撞的地方,多元文化碰撞帶來的一個很重要論題,就是文化的包容性,兼收幷蓄,這就是一座城市的魅力所在。為什麼叫虎踞龍盤,為什麼會説‘金陵王氣黯然收’,一個是歷史的源遠流長,第二個,這裏是適合傷今弔古的地方,所以南京產生了大量的詩文、大量的文化,所以這裏是世界‘文學之都’。”

“紙上得來終覺淺,腳步丈量感受深。”張守濤説,整個調研過程幾乎可以説“步步皆文脈”,“很多地方到處幾乎都是文脈,就比如我們大家都知道南京的玄武湖,很多人都去過,但是可能他們不一定知道玄武湖前面的傅厚崗,其實就是這個文脈特別集中的地方,有20多處!很多國家級、省級文保單位都在那裏。”

在城市間一次又一次行走,調研隊員們感嘆:“朱自清當年是不是跟我們現在的感受一樣?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説‘逛南京像逛古董鋪子’!每走一步,就愈發認識到南京歷史文化底藴有多深厚。”

從“遇見寧”到“愛上寧”

因為了解所以熱愛

“為什麼會選擇到南京上學?”南京信息工程大學2019級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張琴曾經這樣問自己,“在老家上學不好嗎?隻身跑到南京,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參加南京文脈調研後,她的感受完全不一樣了。“南京是一座藴含巨大文學寶藏的城市,一座橋、一口井、一條路,都可能藴藏着無數文人騷客留下的文學財富,南京吸引我的巨大魅力主要就在於它繁榮燦爛的歷史文化。”用兩年時間,用腳步丈量城市,用自己的親身調研,張琴愛上了南京,深深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來南京上大學。

明城牆台城段。南報融媒體記者 崔曉 攝明城牆台城段。南報融媒體記者 崔曉 攝

她和同學們最難忘的是第一次調研過程中的落淚,因為看到了南京明城牆上的城磚銘文。“磚文主要記錄了參與工程的人的名字,上至高官,下至窯工。時間雖然過了數百年,但城牆上的磚文依然可見,好像工匠們剛剛將這些牆磚放在這塊地方。”張琴感慨萬千,“一凸一凹的工整磚文,跨過了歷史的風吹雨打,經歷了來來回回多少世間人,如今它們就帶着所有經歷,呈現在我們面前。這一刻,我感受到了時間的暫停。這一刻,過往歷史快速在你身上流過,時間空間突然間靜止了。沒有人可以在如此厚重的歷史下,忍住自己的情感。”

這種實地調研產生的共情共鳴,是別的方式很難比擬的。從“遇見寧”到“愛上寧”,大學生們對南京的情感,在一處又一處實地尋訪中,愈發深厚。

“大學生參與這樣的文脈調研,她們就更加了解南京的歷史文化,更加熱愛南京了。”張守濤説,有些學生來南京之前,其實對這座城市並不太瞭解,甚至因為離家的不適應而情緒低落。“但是通過這樣的實地考察,可以讓她們有真正切實的感受——原來南京的歷史文化底藴這麼深厚,到處都是文脈。”他對記者表示,參加調研的大學生們如今更加熱愛南京,“因為你只有瞭解了,才能談得上熱愛。他們中很多人都打算畢業以後留在南京,因為他們真的喜歡上南京了。”

200多處文脈一一走過

為名人故居保護開良方

在此次南京文脈調研過程中,名人故居的調研是重頭戲。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共走訪調查了132處南京名人故居,包括拉貝故居、甘熙故居、徐悲鴻故居、賽珍珠故居、薛嶽公館、周處讀書枱、秦大士故居等,拍攝相關照片一千餘張,儘可能地用圖片和文字的方式詳細記錄每所名人故居的保護、開發與利用現狀,如故居的名稱、具體地址、文物保護級別和時間、主要用途、保護現狀等。

周處讀書枱周處讀書枱

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通過調研發現,南京名人故居數量眾多,用途多種多樣,如紀念館、公園、酒店、賓館、教育機構、民居等,整體開發、利用率較高。多數南京名人故居被列入文物保護單位,保護情況總體較好,尤其是文物保護級別越高的名人故居保護和開發情況越好。但南京名人故居保護和開發利用中也存在開放率低、部分故居保護現狀較差、故居開發力度不夠、故居宣傳有待改進等問題。有關媒體、旅遊手冊、地圖等對南京名人故居的介紹較少,還有一些故居缺少標牌指引,導致少人問津。

除了針對名人故居的實地調查外,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還訪問、諮詢了薛冰、王振羽、老克等南京文化學者,徵求他們對南京名人故居的意見、建議,並結合北京、廈門、鹽城等地的名人故居進行對比分析。調研小分隊認為,南京名人故居應“保護為主,合理利用,保護和利用互相促進,才能良性循環”,並在調研報告中從加強監管、加強保護、合理開發和利用、加大開放、加強宣傳、加大資金投入等方面提出了對策建議。

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對名人故居的調研獲得了南京市文旅局的感謝信及眾多學者的好評。薛冰評價道:“‘南京名人故居現狀調研及對策研究’是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調研團隊進行現場調查、分析研究,並採取發放問卷方式,從各方面瞭解社會反饋,進行分析,對南京名人故居現狀有一個基本的認知。在此基礎上提出應對策略和實施建議,可以供有關管理部門參考。”

除名人故居外,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還實地調研了南京七十多個近現代史重要建築、不可移動文物、文化場所等,總共調研了南京200多處文脈,是近年來對南京文脈最全面、詳細的調查。本次調研共在SCD期刊發表論文一篇、省級期刊即將發表相關論文兩篇,獲江蘇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省級重點項目、省級一般項目、校級項目各一項。

而這,只是南京文脈調研小分隊對南京文脈以及中國歷史文化調研的開始,小分隊負責人寇婕呼籲更多的年輕人來探究文脈探究中國歷史文化:“古都南京是重要的歷史文化名城,我們團隊走訪了南京的歷史文脈,瞭解到了這座城市悠久不息的歷史和繁榮燦爛的文化,這只是我們瞭解探究南京歷史文化乃至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開始,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可以走進南京,走近中國的歷史文化。”

南報融媒體記者 邢虹

作者:邢虹 責任編輯:尹淑瓊